<em id="pplxv"><span id="pplxv"></span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pplxv">

        <span id="pplxv"></span>
        <address id="pplxv"><address id="pplxv"></address></address><form id="pplxv"><th id="pplxv"></th></form>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工會信息 >> 市總新聞 >> 正文
        高原上盛開的扶貧之花 青海省果洛州脫貧攻堅一線建設者的故事

          “天上果洛,格桑花開滿了你的山坡,牧鞭下流動的羊群,是不是天空中漂泊的云朵……”動人的歌聲唱出了果洛優美的自然風光,也講述了當地的特殊自然風貌——位于青海省東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,高寒缺氧,氣候惡劣,也給當地脫貧攻堅帶來了難度。在這場脫貧攻堅的戰役中,一批批脫貧攻堅一線的建設者們前赴后繼,付出他們的汗水、淚水甚至血水,讓曾經的貧困舊貌換新顏,讓扶貧的格桑花開滿果洛。

          從遲疑到堅守

          脫貧攻堅在冰天雪地

          2015年11月,188支扶貧隊伍為了夯實脫貧攻堅戰基礎,迎著刺骨的寒風,克服高寒缺氧,深入鄉鎮村社、走家串戶,和牧民群眾談心談話。馬國兆和袁衛東,兩位新任的扶貧干部就在這188支扶貧隊伍之中。

          時鐘稍稍向前撥動,2015年10月8日接到通知后,素不相識的二人卻因同樣的原因犯了些難——馬國兆的愛人即將退休,母親剛剛去世不久,孩子也面臨高考,三方面都有壓力。袁衛東的情況也很接近,父母都是80高齡,愛人又患有先天性心臟病。當時,馬國兆即將派往久治縣白玉鄉白玉村,而袁衛東則被派往甘德縣青珍鄉龍尕爾村。

          沒成想,兩年半的一期扶貧結束后,與同期眾多“戰友”一樣,所在地不同的兩人紛紛選擇了堅守,到今年已是在扶貧一線堅守了5年的老兵。是什么讓他們選擇了堅守?

          扶貧的第一項工作是入戶調研,走訪當月正逢冰雪封山,很多地方汽車摩托無法到達,只能騎馬進入。不會騎馬的他們在別人的幫助下進了村,實地入戶。1個月的時間里,扶貧隊們跑遍了果洛州6縣188個村,最終精準識別確認建檔立卡貧困戶37162人,為這場戰役打下了堅實的基礎,也堅定了兩人留下來的決心。

          “當地村民認為扶貧干部下來時間短,不一定能安心扎根。”袁衛東回憶,自己遇到的第一個考驗,正是來自村民。當時,村民們對新來的書記并不信任,提出村里缺一個衛生所。袁衛東當即行動,在半年時間里四處籌款,最終募得資金43萬,為村里建成了第一個衛生所,村民們一般的取藥需求可以不用翻山越嶺去鄉上。這也讓袁衛東下了決心:兩年半太短,一定要再留下來,做出點實事。

          在果洛州,扶貧工作或有不同,但也有一些相近的困難,這也從二人的回憶中得到驗證:扶貧村位置偏僻,有時只能依靠馬匹進村,遇上游牧的貧困戶草場轉場,兩戶之間甚至可能間隔百公里;與當地聯點干部溝通,藏語碰上漢語,一句話要反復表達……克服這些困難的辦法簡單卻也復雜:投入時間。如今,兩人的馬術和藏語都突飛猛進,正是五年在基層浸泡的“成績單”。

          從質疑到堅信

          脫貧攻堅在群眾心里

          扶貧時遇到的第一次雪災,讓袁衛東收獲了當地村民信任。當時,物資無法進村,袁衛東成立馬背應急小分隊緊急運送物資。其間,因積雪太厚,袁衛東從馬背上摔下來,但他依然堅持三天,直到物資調配完才回鄉治療。因為這件事,袁衛東留下了個病根,每每過度勞累就會感到頭暈,但也因此收獲了當地村民的信任。無獨有偶,2018年5月,馬國兆駕私車前往果洛州民政局聯系救助物資途中,因下雪路滑而側翻,事故使18萬元的轎車徹底報廢(保險過期),他個人也因受傷被護送回西寧治療。可在西寧待了7天,傷還沒好,他就在妻子的陪同下回到村里,被同事們稱為“夫妻扶貧工作隊”。

          相似的經歷,讓脫貧攻堅一線的建設者們深知脫貧攻堅要走進當地居民的心里。2017年,袁衛東走訪時發現一戶人家,夫妻二人靠救濟過活,對工作的熱情不高,對村干部的態度也較冷淡。但說到家里的具體情況,大家都不清楚。于是,他帶著包隊干部一起到家里走訪,發現二人有一個兩歲的女兒,不僅不會走路和說話,頭也在一天天變大。由于曾在殘聯就職,袁衛東多方了解后得知孩子得的是腦癱,便多方聯系幫助孩子康復治療,經過一年多訓練,孩子已可慢慢走路。“這件事對他們的改變很大,夫妻兩人從最落后的一個家庭變成了最主動的家庭,工作積極性明顯提高,布置的工作都按時完成。”袁衛東告訴記者,目前丈夫在村里做公益性崗位,妻子則在飼草基地工作,家庭的人均年收入從原來不到2000元目前已有1萬多元。

          從致貧到治貧

          脫貧攻堅在“藥到病除”

          “問題一個接一個,手往哪里伸?”馬國兆扶貧之初,也曾產生過迷茫,在和當地牧民不斷交流中,他慢慢摸索出一條道路——精準扶貧要從思想觀念入手,改變群眾的精神層面,腰包自然也能鼓起來。在白玉村的貧困戶中,因病致貧十分常見。當地有一種肝包蟲病,又被稱為“蟲癌”,與衛生環境和生活習慣有關。2016年年底,馬國兆向“蟲癌”挑戰:一方面由政府出面大量宣傳,鼓勵村民到正規醫院看病,并邀請省醫院的專家為適宜做手術的病患進行手術。另一方面花大力氣整治河道等環境,又讓村里的8戶貧困戶組成環衛隊,承包鄉上的環境衛生,改變原有的臟亂差環境。他把享受政府財政供養的43名草管員、林管員、濕地管護員、民間獸醫等納入“十戶長”,其中重要的職責之一就是環境衛生督查,并協助鄉黨委、政府以及村兩委開展政策法律宣傳、外來人員管控、矛盾糾紛排查、控輟保學等基層工作。貧困戶阿布杰怎么也想不到,49歲這年,他簽下人生第一份就業協議,當上了草原管護員。自打有了這份工作,每當下雨下雪,阿布杰都第一時間騎上他的摩托車趕往草原深處,進行巡山護畜、環境整治和牧戶危房改造項目的督促檢查。

          袁衛東所在的龍尕爾村,黑土灘占全村土地面積的50%,這是導致當地貧困的惡劣自然條件之一。由于語言不通等諸多原因,走出去對當地并不是創造就業的好辦法,因此袁衛東借助上海援建的機會,在黑土灘上打造“飼草基地”,借助當地5369公司,在黑土灘種植多年生燕麥,為當地創造崗位。在白玉村,馬國兆在生態治理上也選出80戶草場“黑土灘”面積較大的牧戶,發動每戶種植燕麥0.67公頃,2019年在縣級聯點領導的扶持下,爭取上海援建資金10萬元,種植多年生牧草和當年生燕麥2000余畝,牧草長勢喜人。

          “企業建在家門口,打工不再往外走;政府鋪就脫貧路,足不出戶能致富。”一句簡單的贊揚,背后是許許多多像馬國兆和袁衛東一樣的扶貧“第一書記”。他們把根扎在了一片片曾經貧困的土地里,最終在高原上綻放扶貧之花。

         來源:勞動報  作者:張銳杰  
        [關閉窗口]
        国产精品香蕉在线观看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台北网